是博肖鸭~

【魄魄】小狼狗与小可爱(甜饼|短篇完结)

夏与秋:

偏执少年白×可爱富婆鬼




私设如山 | OOC | 甜甜甜


0


幸好她遇到的是我。


1


这一年,吴映洁24岁,白敬亭18岁。


吴映洁遇到白敬亭的时候,她在咖啡馆一边n刷着玩具总动员,一边咬着冰淇淋的勺子,无意中望向窗外,就看见了一个少年。


穿着薄薄的衬衫,露出后背好看的蝴蝶骨,头发凌乱,看着却很柔顺,一只手正将书包从身上扯下来,坐在路边,背影透着浓浓的孤独。


吴映洁泛滥的同情心发作,一看就是一个心情不好的孩子,还在读高中吧,吴映洁急急忙忙的叫了一杯水果冰淇淋,连耳机线都没拔就往外跑。


白敬亭坐了一会,正准备离开的时候,就看见了面前多了一个小巧的身影,亮亮的眸子,像是献宝一样将冰淇淋递给他。


白敬亭觉得有点好笑,扯了扯嘴角,“阿姨,我不吃的。”


面前的小姑娘看样子在读大学,而且一看便是个养尊处优的小姑娘,穿着的小裙子和凉鞋都是名牌,扎着一个可爱的丸子头,一脸不谙世事的单纯。白敬亭故意叫她阿姨,等着小姑娘自己哭着跑开。


没想到小姑娘蹙紧了眉头,思考了一会,又笑开来,“那你想吃什么,阿姨给你买。”


白敬亭:“……”


 


那一天的最后,白敬亭还是没接受吴映洁的甜品,他没吃过这么甜的东西,也没有吃的兴趣。


吴映洁似乎有些委屈,念叨了半天这些东西都是多么的好吃,白色的耳机线下,电影还没暂停,白敬亭随意瞟了一眼,动画片,真是个童心未泯的阿姨。


“白白啊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呀,吃点东西就会好点呀,给我讲讲也可以的噢~”


还是个同情心泛滥的阿姨。


而且她怎么知道我的名字。


吴映洁一眼看出白敬亭的疑惑,笑眯眯的指了指他衬衫上的学生卡,白敬亭瞥了一眼,眉头皱紧,将学生卡扯下,丢进书包。


吴映洁缩了缩脖子,好凶……


最后吴映洁絮絮叨叨了半天,还想送白敬亭回家,白敬亭正想回还是关心关心自己的安全吧阿姨,就看见小家伙吭哧吭哧进了一辆玛莎拉蒂,摇下车窗兴奋的朝他伸手,邀请他上来。


……还是个富婆。


白敬亭面不改色,自顾自地往前走,吴映洁轻叹了口气,点开了车里鬼超红的新曲,慢吞吞的跟着少年背后,直到看着少年进了小区,才离开。


隔了一会,白敬亭面无表情的走出来,朝着前面继续走,直到走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公寓,少年早已习惯了楼道的黑暗,走到家里时,门没关,一个酒瓶噌的飞了出来,碎在墙壁上,白敬亭表情冷漠地走进去。


歇斯底里的女人说着自己为了这个家有多么的辛苦,喝醉酒的男人一个劲的耍着酒疯,能砸的都向女人砸去,时不时还甩几个巴掌,当然,身上也有女人的掐痕和指甲印。两人仿佛几世的仇人,不惮以最恶意的话咒骂对方,白敬亭轻轻的关上了门,轻门熟路的从书包里掏出一袋泡面,在一片狼藉中找到了筷子和碗,泡好了回屋,关上了门。


门外的吵架理由似乎又到了他的身上,两人互相批评对方对孩子的不上心,愈演愈烈,少年烦躁的将书包甩在床上,靠在椅子上,用手背挡住了眼睛,似乎很是疲惫。


另一只手握着一颗水果糖,是他刚刚在书包里翻到的。


是吴映洁给的。


 


2


吴映洁回到家的时候,打开灯,黑暗的屋子亮堂起来。


整个家里堆满了吴映洁爱的东西,玩偶,贴纸,鞋,吴映洁懒得不行,到处可见她的衣服,因此看上去竟有些乱糟糟的温馨。吴映洁将鞋子放好,拿着打包好的冰淇淋放在茶几上,跳到沙发上开始抱着ipad追综艺。


鬼超红好美好甜啊啊!!


啊啊啊白rap太帅了吧!


这么说起来,今天的那个男孩子,和白rap长得好像啊,连泪痣都是同款,吴映洁思索,而且好像都姓白,真是缘分呐。


那个孩子看起来实在是孤独,吴映洁心疼的不行,最后还是偷偷塞了颗糖,与他相比,自己同龄的弟弟看起来就没心没肺的多,每天都撩猫逗狗呼朋唤友,但这才是他们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啊。


又看了会白rap和鬼超红的恋爱综艺,感叹今天我追的cp也是一样的甜,吴映洁趴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
睡着的她,眉毛微微的皱在一起,月光轻轻地照进来,也是令人心疼的孤独。


都是一个人呢……


 


吴映洁没想到与白敬亭的第二次相遇来的这样的快。


吴磊最近的一场篮球赛打赢了,请同学吃饭,结果没带钱包,吴映洁这一天白天将家里好好整理了一番,累得不行,晚上正在补觉,被他一个电话吵醒,看在三盒马卡龙的份上,吴映洁答应了。


挂完电话,实在是困得不行,吴映洁懵懵的抓着被子发了会呆,将头发简单的梳成丸子头,套上一件短袖雪纺衫和黑色阔腿裤,再罩了一件开衫,涂了个唇彩便出门了。


进包厢的时候,一眼便看见了熟悉的人,甚至比弟弟还突出。少年依旧是白衬衫校服,袖子挽的高了点,手臂修长,手指骨节分明,头发更凌乱了,用一个篮球发带罩起来,看起来莫名的帅气。看过来的时候,吴映洁顿了一下,吞了一口口水,努力让自己不被美色迷惑。


但却还是在吴磊朋友们邀请留下玩的时候,本来打算的拒绝回去睡觉,鬼使神差的答应了。


吴映洁虽然年龄较大,但长相显年轻,加上皮肤好身材不错,大家都十分热情。她偷偷瞟了一眼白敬亭,发现他却云淡风轻的喝了一口酒,顿觉有点失落。


坐下的时候,恰好坐在了白敬亭的对面。


正是年轻的男孩子,喝酒聊天玩的畅快,便想着玩些花样,于是便决定玩真心话大冒险。


吴映洁紧张的要命,仿佛回到了大学的时候,当时暗恋一个学长,于是便希望能问他问题,结果转了好久都没转到过,后来得知学长的一些事情,也就不再喜欢了。


游戏前几把都转到了几个男生,大家都很熟悉了,便嘻嘻哈哈问着有什么糗事或是去隔壁包厢搭讪的任务,气氛一下子就热了起来。


这一把,转到了吴映洁。


吴映洁心里一顿,转到她的是一个男生,吴映洁选择真心话,那个男生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斟酌了好久,问道,“映洁姐喜欢的类型是什么?”


吴映洁昨晚看的小说内容突然闪过,脱口而出,“小狼狗!”


吴磊喷了出来,周围队员也是一愣,随即大家都笑开来,小狼狗是现在比较流行的词,看来映洁姐也赶潮流呢。


有一个队员趁机问道,“那映洁姐觉得磊哥是个什么类型啊?”


吴映洁果断,“小奶狗,而且还是泰迪那种。”


“姐!!!”不要看乱七八糟的书了姐!!吴磊内心是崩溃的。


吴映洁笑的眯起了眼,小月牙似的,丸子头有些松垮,显得整个人更是像个可爱的少女。她没注意到的方向,白敬亭微微勾了勾唇角,目光里若有所思又似乎只是在发呆。


于是下一把该吴映洁转,吴映洁紧张的要死,老天爷呀,一定要让我转到他啊!我虽然有钱,但我没有爱啊!


吴·富婆·渴望爱·映洁小手一挥,酒瓶噌的飞了出去,在大家惊讶的目光中横着落到了地上,竟然没有碎,定睛一看,正指着白敬亭。


吴映洁伸着头去看,看到结果以后舒了一口气,呼,二十四年的单身总还是有点桃花运保障的。


白敬亭在这种游戏里极少会被抽到,也一般会选择真心话,平时看起来冷淡的少年,大家也不敢问太过火的问题,因此这个结果对他们来说倒不是特别刺激。而吴映洁就不一样了,她有太多想问的了,以她的判断,白敬亭一定会选择真心话。


白敬亭淡淡开口,“大冒险。”


吴映洁:???


 


3


吴映洁完全想不到什么既能让她得到自己想知道的,又不过火不明显的大冒险内容,喝的有些微醺的她,大脑思考也格外的慢。


最后,像是想的烦了,一拍桌子,“撩我!”


白·不按套路出牌·敬亭:……


吴磊和其他人:……


吴磊大声尬笑道,努力为自己的姐拉回面子,“呵呵呵,我姐喝醉了喝醉了,白哥你别太介意啊。”


谁都知道白敬亭在学校对谁都是一样的冷漠,甚至有注孤生的称号,平时和女生说话就完全不在点上,还撩妹呢,撩个水还差不多。


其他队员也赶紧加入劝说大军,一部分让白敬亭努力,一部分让吴映洁换个大冒险内容,还有几个人竟有点幸灾乐祸,看出了白敬亭根本没有拒绝的意思。


白敬亭正要开口,面前的小祖宗又开口了。


又是一拍桌子,声音却委委屈屈,“那好吧,不撩我,我来撩你吧。”


又是震惊了一桌子人,吴磊下巴都要吓掉了,还没来得及拉住小祖宗,吴映洁就歪歪扭扭的跳下椅子,跑到白敬亭身边,看着白敬亭的脸,傻笑起来,“你的泪痣真好看~”边说小爪子就摸向了泪痣。


少女的手温温软软的,白敬亭第一次和异性这样亲密接触,眉头微微皱起,正欲拉开,就感觉自己的脸被这软软的手给端了起来,少女的脸红扑扑的,靠近他的脸,近到白敬亭可以感受到她带着酒味的呼吸,和自己的气息纠缠在一起,明亮的眸子此刻渲染了一点醉意,泛着星光,红唇微启,“我们来磨个鼻子吧~”


距离越来越近,白敬亭第一次感受到心跳的剧烈,脸上第一次有了冷漠之外的表情,他仓皇拉开少女的手,与此同时其他人也反应过来,吴磊一脸绝望的把吴映洁拉开,让她坐在自己旁边。


他作为体育委员,这次好不容易拉到了白敬亭加入,关系也似乎比较熟了,别因为这个冒失的姐给记恨上了啊。


吴磊内心是绝望的,他完全没往吴映洁喜欢白敬亭的方向想去,因为吴映洁一直以来都称自己喜欢成熟稳重型,他只当是她发酒疯了。


白敬亭还愣在原地,心跳声越来越快,少女的嘴唇越来越近,粉嫩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疵,声音甜甜软软又带着醉意,他感觉自己的耳根在发烧,忍不住用手捂住,像是遮掩,又像是逼迫自己冷静。


吴映洁是有点醉,不然以她的性子虽然主动,也不会干出这样出格的事情。但似乎还保持着清明,被吴磊按在桌子上,手却不安分的伸出去,指着白敬亭的耳朵,开心道,“哇,你脸红了,你被我撩到了!你喜欢我!”


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,吴磊一脸生无可恋,其他人不敢说话。


白敬亭磨了磨牙,将手放下来,又恢复了面无表情,看向闹腾的小姑娘,明明比自己大,此刻却好像是爱恶作剧的小孩,一边笑一边拍掌,自己喜欢她,这么令她开心的么?


白敬亭起身,走过去,吴磊生怕白敬亭要动手,想想他虽然不怜香惜玉,但也不是个会打女生的人,只能破罐破摔的试图挽回局面,“我、我姐喝醉了,白哥你别生……”


最后一个字卡在喉咙里。


白敬亭两只手按住吴映洁的圆脸,少女的脸小小的,乖乖的待在他掌心里,耳朵越来越红,心跳声也越来越响,不管不顾的靠过去,气息再次卷在一起,这一次却是自己主动的,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,那因为喝酒所以红润的嘴唇也越来越近,白敬亭听见自己的声音,又仿佛不是自己的。


“磨吧。”


 


吴映洁醒来的时候,头痛欲裂,也不知道怎么就喝醉了,自己的酒量真的很差劲,此时已经日上三竿,吴映洁懒懒的拿过手机,一下子就看到了吴磊的n条消息,简直要把微信刷爆。


吴映洁慢吞吞的打开,最近的几条让她的好心情顿时消失。


“姐!你和白哥到底什么关系啊!”


“你什么时候背着我和白哥交往的啊!”


……


她和白敬亭?


吴映洁努力捡起昨晚的回忆,越想小脸越白,白敬亭说完“磨吧”之后发生了什么,她倒是没有印象了,也不知道是过于害羞激动还是真断片了,但前面的过程足以让她现在倒在床上抱着枕头翻滚。


自己干了些什么啊!!太不知道羞耻了吧!!!


完蛋了,白敬亭肯定觉得她是个怪阿姨吧!


正在想着,手机突然响起来,吴映洁呆呆的拿过来,看着上面的备注“白白”有些发愣,白敬亭的电话?她什么时候有的?她昨晚不仅调戏他,还强行互换了号码是吗?


绝望的点了接通,“喂…”


对面的少年音隔着手机显得更加低沉,仔细听似乎还带着笑意,“醒了吗?”


吴映洁自动理解为酒醒了吗,心情越来越黑暗,“醒了…”


“那下来吧。”


楼下,白敬亭抬头望向小别墅的窗户,嘴角上扬。


4


吴映洁仿佛做错了事的小可怜,头发也没扎穿着家居服就下来了,素颜显得整个人更加像个小姑娘,小嘴无意识的嘟起来,白敬亭想笑,却硬生生的忍住。


“昨晚的事想起来了吗?”


“嗯……一部分。”果然是兴师问罪的,吴映洁好想哭。


“哪一部分?”


“磨鼻子之前的……”她现在好讨厌磨鼻子这个动作呜呜呜。


“那你知道后面你做了什么吗?”白敬亭看起来面无表情。
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
“你亲了我,还让我背你回家。”


吴映洁不说话了,吴映洁要哭了,吴映洁现在想回家将自己埋进被子里。


“他们现在都认为我在和你交往。”


“所以我来找你了。”


白敬亭伸手,吴映洁看见少年的手心里躺着一颗糖,吴映洁心里乱糟糟的,白敬亭把第一次见面那颗糖还给自己了,他不喜欢自己,他现在让自己澄清和他的误会,他说不定还很讨厌她。


“我、我会和他们说清楚的,对…对不起。”声音带了哭腔,吴映洁不肯接受这颗糖,她委屈的瘪了瘪嘴,扭头想回去。


却被少年一只手臂挡住,下一秒吴映洁就感觉自己靠在了一个温暖的地方,白敬亭183cm,将吴映洁按在自己的怀里,看着小姑娘委委屈屈忍住眼泪,抽抽搭搭的样子,白敬亭无奈的叹了口气,他本来不太好意思说的这么明白的,奈何他家的宝宝有点傻傻的。


“你仔细看看这颗糖。”


吴映洁看仔细了,之前她给白敬亭的是草莓味,现在的是牛奶味的,她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,呆呆的抬起头看向白敬亭。


白敬亭低着头看向他,少年的眉目都泛着温柔,摸了摸她的头,有些无奈又满是宠溺的开口,“愿意成为我的小姑娘吗?”


白敬亭一定是故意的,因为吴映洁刚刚点了点头,他就俯身亲了上去。少年的吻还带着柠檬味,开始亲的小心又温柔,吴映洁心里欢喜的不得了,她喜欢的人也有,喜欢她的也不少,但这却是她第一次亲吻,于是也小心翼翼的回应着,甚至伸了伸舌头轻轻舔了舔,又缩了回去。白敬亭眸色一暗,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脑勺上,亲的愈发用力,像是要将她吞进去,另一只手也抱的更加用力。


少年也是第一次亲吻,把控不住,吴映洁有些累,但也愿意这样一直亲着,直到最后白敬亭感觉到小姑娘呼吸不稳,放开她来,吴映洁满脸通红,缩在他怀里,小小的喘气。


白敬亭心里软软的,真可爱啊。


 


白敬亭与吴映洁就这样交往了。


吴映洁第一时间告诉了吴磊,吴磊先是受到了惊吓,虽然他有过猜测,但也没想到他们认为最不可能脱单的兄弟居然脱单了,对象还是他姐,不过想想也没什么不好的,至少以后打篮球自己这个小舅子还是有点威严的吧。


不过吴磊还是有点担心,毕竟白敬亭这个人一看就是冷冰冰的,自己姐大大咧咧但也敏感,会不会觉得白敬亭对她不好。


但这个想法很快就没有了。


每天放学白敬亭都会第一个收拾好书包,往外走,篮球队训练也不肯去,吴磊有一次偷偷跟到门口,看见自己24岁的老姐穿得像个小姑娘,坐在花坛边晃哒脚丫,白敬亭走过去,温温柔柔地将她抱起来,将衣服上的尘土擦掉,然后亲一口。


吴磊:靠!


不参加训练可不行,白敬亭技术不错,但也需要磨合,吴磊不敢从白敬亭这边下手,就怂恿吴映洁吹枕边风,又是一双球鞋搭进去,白敬亭隔天便到了篮球场,吴映洁也跟过去了。白敬亭每投进一个球,吴映洁就在旁边欢呼呐喊,“白白好棒噢~”声音软绵绵的,吴磊听习惯了,其他人却忍不了,一会就不打了,要整理下心情,白敬亭走到吴映洁跟前,吴映洁给他送上水和毛巾,白敬亭坐下,喝了几大口,将毛巾盖在吴映洁的头上,然后把她抱在自己腿上,亲过去。


大家:靠!!


吴映洁大部分穿衣走的是休闲风,有时候也小性感,白色的露肩裙,裙摆刚刚到膝盖,凹凸有致,头发披在肩上,在那里等白敬亭的时候,好多男生看过去,有的还吹起了口哨。吴磊便看见白敬亭眸色沉沉的将篮球猛地拍向地面,走到吴映洁身边,将自己书包里的外套盖在她身上。


吴映洁噘嘴,“太热了啦。”


下一秒她便后悔了,白敬亭低头,汗湿的头发盖住了眼睛,笑的有点危险,直接拿起书包把她抱起来,往门口走。丢下一堆傻眼的人,把她抱到一个僻静的花坛处,便将她压在墙壁上,狠狠地亲,带着惩罚意味,最后还咬了吴映洁一口。


吴映洁:哭哭。


 


5


吴映洁不知道白敬亭的家里情况,白敬亭也一直没告诉她,虽然吴映洁觉着白敬亭对她的占有欲稍微强了一点,但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少年,她也乐于宠着他。


白敬亭原先除了上课没有上心的事,现在多了吴映洁,几乎每天都和她黏在一起,外人眼里的白敬亭冷漠严肃,面对吴映洁的白敬亭却温柔的不像话,将她宠成了一个小公主,恨不得每天就抱在手里亲一口,吴映洁觉着白敬亭像个小奶狗,乖巧可爱的很。


但吴映洁之前就是爱玩的性子,这接近一个月来一次都没和朋友出去玩过,他们催的紧,吴映洁便和白敬亭商量着某一天她和朋友去玩,白敬亭也在家休息一下。


白敬亭本不想答应,吴映洁一口一个“求求你”“你最好了啦”,让他心里软的像个海绵蛋糕,便答应了,同时那天也讨回报似的亲了吴映洁好久。


事情的转节点便是这一天。


白敬亭本不愿意回家,他原先对什么都不在乎,如今有了吴映洁,他便仿佛贪恋这份快乐,再也不愿意走进黑暗。但在街上绕了很久,他还是回家了,今天的气氛却不太对,没有永无止境的吵架。家里的东西似乎少了一半,到处都是难闻的酒味,白敬亭觉得只有吴映洁身上的酒味他不反感,父亲喝的烂醉躺在客厅的沙发上,白敬亭有些不好的预感,他去看了桌上,离婚协议书。


他们终于离婚了。


白敬亭一直都希望他们离婚,但这一天真的来了,他心情却不是太好,从小到大父母便一直在争吵,每一次都能吵的鸡飞狗跳,互相打的眼红,像是仇人一般,白敬亭小时候便一直在想,他们这么恨对方,为什么不离开呢,他从没有感受过父母对对方的爱,也没感受过他们对自己的爱。


也许自己本来就是个累赘,是个束缚,那他们为什么要生下自己。


白敬亭觉得呼吸急促起来,他急切的想要见到吴映洁,从那天的糖果开始,吴映洁变成了他生命中唯一的救赎。


白敬亭冲出了家门,到了吴映洁的家,之前她给过自己钥匙,白敬亭一直带在身边,现在却不知道掉在哪里了,白敬亭看着空空的手,心慌的厉害,便坐在她门前的台阶前,抱着膝盖,呆呆的,像是被遗弃的小动物。


 


吴映洁玩的也没有平时那么欢快,尤其是今天她右眼皮跳得厉害,不由得有点担心白敬亭,虽然他一直看起来都很可靠,但那么强烈的占有欲,说到底,还是不自信吧。吴映洁闷闷的想着,她真的特别爱他啊,傻瓜。


KTV唱到一半,吴映洁便想回去了,现在七点,回去应该还能去偷偷找一下白敬亭,他一定会觉得很开心吧。


魏大勋看着吴映洁想走,便要送她,吴映洁今天没开车出来,也爽快地答应了,她和魏大勋也是铁哥儿们,魏大勋还一直嫌弃她太大大咧咧不像别的姑娘那么矜持,她也时刻吐槽魏大勋油嘴滑舌的强调光会骗无知的小姑娘。


魏大勋送着吴映洁到家,吴映洁下车刚想道别,却发现魏大勋也下车了。


“咋了?你姐我还有事呢,要去找我的宝贝儿~”吴映洁睨着他。


魏大勋被哽到,思考了会,还是问出了口,“吴映洁,你们的年龄差,你真的不在意吗?你之前说过……”你喜欢比你年纪大的。


吴映洁摆摆手,“好了啦,理想型这东西本来也不可靠不是吗,心动了就是心动了,我很爱他,他对我也很好。”


魏大勋沉默了一会,低低笑出了声,也是,面前的小姑娘着实可爱,谁会忍住不对她好呢。他将手搭在了吴映洁肩上,这个动作之前他们也常做,吴映洁没什么感觉,正想吐槽你别对我说些矫情的话,我还忙着呢,门口的花园里突然出来了一个黑影,一拳就打在了魏大勋脸上。


白敬亭听见门口的车声,以为吴映洁打的回来,没想到却看见一个和她年龄相仿的男子站在她身边,眸色暗沉,听见魏大勋那句年龄差更是拳头握紧,全身颤抖,她也会不要他吗?他什么都没有了,他比她小那么多,什么都承诺不了,吴映洁会不要他吗?满脑袋都是这个想法,他没有听到吴映洁的回答。抬起头时,便看到魏大勋和吴映洁亲密的举动,白敬亭神色有些恍惚,他不会让任何人带走吴映洁的,是吴映洁自己点亮了他的世界,他也怎会允许这个光芒离开。


吴映洁吓呆了,当她认出是那黑影是白敬亭时,赶紧上前拉住了他,白敬亭感受到吴映洁的气息,便立刻收了手,生怕伤了她,看着吴映洁担忧的目光,目光微动,紧紧地抱住了小姑娘。


吴映洁赶紧使眼色让魏大勋快走,魏大勋擦了擦嘴角的血,有点无语的离开,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。


吴映洁看着车开走,也用力的回应着白敬亭,她感受到了白敬亭的颤抖,虽然不知道在害怕些什么,但也心疼得要命,不停地轻抚着他的背,柔柔的哄着,“乖,乖,是不是想我了,我正准备去找你了,我也想我的白白了。”


白敬亭感觉自己慢慢的平静下来,怀里的女孩安安静静的,抱着自己的手却十分用力,就好像是自己是她的全世界。


良久,少年闷闷的声音在夜风里显得格外脆弱,“你会离开我吗?”


回应他的,是吴映洁心疼的亲吻,“不会,不会,永远不会。”


她不舍得。


 


6


时间一晃过得很快,吴映洁知道了白敬亭家中的事,心疼的不行,她和吴磊也是父母离婚,但却和谐的很,他们对父母感情也不深,最后拿到了一大笔钱和财产,便也就姐弟俩一起生活着。


吴映洁能够理解白敬亭的害怕,愈发的宠着他,白敬亭喜欢粘着她,她便每天去接他,反正她也没有工作;他不喜欢她对别的男生笑,她便不和其他人讲话;他不喜欢她穿裙子太短的衣服,她便不穿。


只是白敬亭如何看不出她的呵护,又一次看见小姑娘偷瞟店里的好看的小裙子,他觉着好笑又心疼。


吴映洁第二天便收到了白敬亭的礼物,全是她这段时间和他逛街忍不住多看几眼的小裙子,都是短的。


吴映洁有些发懵,思索了一下,难不成这是考验?于是便一脸毅然决然的样子,“白白,我不喜欢短的!”


白敬亭忍不住笑开来,他面对其他人总是脸绷着的,但面对吴映洁却经常笑,少年温润如玉,笑起来的时候泪痣也显得很灵动,像春风一样。


吴映洁忍不住摸了摸他的痣,又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痣,“情侣款的呢。”


白敬亭点头,他不太在意自己的长相,对这颗痣也没什么别的想法,甚至听说泪痣是因为上辈子流泪过多才有的,一度想点掉,他当时生活没有什么阳光,只能用这种方式聊以慰藉。现在遇到吴映洁,他无比庆幸自己留下了这颗痣,吴映洁对它似乎很喜爱。


白敬亭握住吴映洁的手,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唇前,轻轻地吻了好几下,像是对待珍宝。


“宝宝,如果你喜欢,你就穿吧。但只能和我出去的时候再穿,这样我好帮你拽着。”


这就是白敬亭思考到最后妥协的结果。


吴映洁心里暖洋洋的,又觉着他可爱,最后甜的不行,踮起脚亲了他一口,白敬亭揽住她,加深了这个吻。


 


白敬亭高考完,去了国内知名的大学读法律学,在大三那年出国留学,最后成了一名知名的律师。


吴映洁在他读大学时,便经常偷偷过来,陪他一起上公开课。吴映洁当时学的是中文系,对法律这些条条框框看得有些发懵,白敬亭又喜欢去她家里自习,看着她在旁边或是看剧或是看小说,懒懒的躺在自己身边,就十分满足。


吴映洁偶尔会看看白敬亭做的题,然后自顾自的凭经验答一些判刑的题,有时候撞对了,白敬亭便会笑着夸她好聪明。


白敬亭是标准的北京口音,而吴映洁因为小时候在台湾待过很长时间,一直都是可爱的台湾腔普通话,久而久之,白敬亭也被小女朋友带成了这样的口音。


吴映洁又答对了一个题,骄傲的不得了,白敬亭坐在沙发上,她便缩在白敬亭旁边,扎着一个丸子头,蓝色的连体裤可爱又性感。


“你没夸奖我刚才对了。”吴映洁噘嘴。


“好聪明噢!”白敬亭反应极快的接着,一口台湾腔可爱的不行,吴映洁瞬间笑得停不下来,声音清脆,白敬亭继续花式夸,“真的是这个诶,太聪明了,我觉得可以,我觉得ok~”


“鹅鹅鹅鹅鹅鹅~”吴映洁笑声像小胖鹅一样,最后笑得没有力气,脑袋枕在白敬亭肩膀上,整个人都瘫向他。白敬亭顺势将小可爱接住,抱起来放在自己怀里,又忍不住戳了戳她可爱的丸子头。


白敬亭自从上大学时,法学有很多需要看的东西,就经常戴着眼镜,开始他还有点不好意思,觉得自己戴眼镜有点傻,吴映洁却特别喜欢,每次都说看起来特别斯文。今天他戴了一副金丝眼镜,吴映洁盯了半天,忍不住花痴,“这是现在最流行的斯文败类型诶~”


白敬亭不爱看网上的东西,自然也没听过这个词,皱了皱眉头,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
吴映洁思考了一下斯文败类型会做的事,突然有点脸红,反应极快的从白敬亭怀里钻出来,面无表情的拿着ipad开始刷微博,“不重要啦,你快去学习,学好了还要养我呢~”


白敬亭眯了眯眼睛,吴映洁这个反应太可疑了,故意岔开话题,但他向来不会违抗小姑娘的话,便也乖乖的学起来。


吴映洁刷了会搞笑微博,又吃了会瓜,就完全忘掉这个事了,将两只脚丫搭在沙发扶手上,整个人懒懒的躺着,突然就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然后,就被人抱着,进了卧室???


吴映洁开始扭,“干嘛啦白敬亭,又不学了是不是!”


此时的白敬亭戴着眼镜,穿着白衬衫黑裤子,勾了勾唇角,眼神突然像狼一样充满了攻击性,俯身欺上去,亲着吴映洁的唇角,“斯文败类,是不是这个样子?嗯?”


吴映洁瞬间血槽空了,这谁扛得住哇!


然后白敬亭下午的学习就理所当然的被鸽掉了,晚上他在客厅补回来时,吴映洁已经累得睡着了,白敬亭舔了舔嘴唇,暗想,偶尔斯文败类,小家伙还挺喜欢的。


吴映洁:喜欢个屁啦!


 


7


没羞没臊(?)的大学生活完了,白敬亭面对出国留学的机会时,果断的拒绝了,导师不解,却问不出原因。


吴磊和白敬亭是一个学校,自然知道原因是什么,但这个机会难得,吴磊思考之后偷偷告诉了吴映洁。


于是当天晚上,白敬亭和吴映洁躺在床上时,吴映洁突然紧紧地抱住了白敬亭,难得她突然这么粘人,白敬亭自然是享受,反身用力的抱了回去。


“白白,你为什么不愿意去英国啊?”


白敬亭沉默,手臂微微收紧。


吴映洁轻叹,坐起来,弯下腰靠在白敬亭的胸膛上,蹭了蹭,“白白,相信我好不好,我在这个世界上,最爱我的白白了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


她知道,白敬亭虽然现在看起来好了很多,但想到分开一段时间,他还是会害怕。


她真的心疼这个少年。


“我也特别粘人的,我还特别爱吃醋,所以你去了国外,我们每天都要视频。”


“然后我还要给你买礼物,你也要给我买礼物,我们不在一起也要一起过纪念日。接吻纪念日,相遇纪念日,买鞋纪念日……”


……


“你不准和别的女孩子说很多话,不准对别的女孩子笑,如果让我知道了,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说到最后,吴映洁装出一副很凶的样子,又自己笑出了声,亲了亲她的白白,“白白,我也会害怕,你这么优秀,我又比你大好多,你会遇到好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,我也担心你会不爱我。”


白敬亭有些慌乱,赶紧抱住吴映洁,“瞎说,我最爱我的宝宝了。”


吴映洁顺势和他十指相扣,放在心口的位置,“我也是,我最爱我的白白了。”


白敬亭最后还是妥协了。


去国外前的那段时间,他比之前更加黏吴映洁了,吴映洁也希望和他多待会,也舍不得离别,两人每天晚上都要缠绵好久才睡。


白敬亭总是忍不住问吴映洁,“如果当时你遇到的是另一个和我一样心情不好的高中生,你也会对他那么好吗?”


他一直耿耿于怀于此,吴映洁于他,如同太阳一般,但所有陷入黑暗的人都渴望太阳,他何德何能,留住这份光芒。


吴映洁总是一遍一遍的回答,“也许也会帮助他,但一定没有对你这么好,我的白白是独一无二的,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。”


幸好她遇到的是他。


幸好,他们相遇了。


 


留学结束的那一天,白敬亭比谁都更快收拾好了行李,拒绝了舍友毕业狂欢的邀请,他连夜坐飞机,赶回了国。


吴映洁果真也是一个小醋包,将他的漱口杯、钥匙扣、手机壳、壁纸等全都换上了自己的照片,白敬亭喜欢得不得了,每天都要看好几遍,他想念她的小姑娘。


虽然昨天也视频通话了,但终究比不上以后长长久久的待在一起,可以每天抱着她入睡,醒来时看她可爱的睡颜。


白敬亭有心想给吴映洁一个惊喜,下了飞机便急匆匆往外赶,经过一个座椅时,却心有灵犀般的停下了。


正是冬季,吴映洁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戴着一个毛线帽,围巾遮住了一半的脸,只露出眼睛,此刻正在打瞌睡,现在才四点半,她从没有这个点醒过,此刻困的不行。却似乎心里有着重要的事,下一秒便惊醒,懵懵的看向前方。


白敬亭站在她面前,张开了双手,朝她走过来。


吴映洁跳下椅子,有些笨重的歪歪扭扭跑过去,扑进去,白敬亭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儿,没有去问为什么,她肯定也猜到自己会马上赶回,查了航班就在这里等他,也想给他一个惊喜。


四点半的机场,没有很多人,见证这个拥抱。


他们眼里只有对方,抱的用力而温柔,就好像抱住了自己的无价之宝。


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完